浙江在线 -- 岱山支站
乡镇巡礼:
 高亭镇  衢山镇 东沙镇 岱西镇 岱东镇 长涂镇  秀山乡
本地  论坛  视频  图片  人物  专题  经济  文化  旅游  生活  问政  报纸
舟山  浙江  国内  国际  购物  投资  汽车  房产  健康  教育
 投稿邮箱:zjdsxww@126.com
 新闻热线:0580-4406519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房产装饰

抱团养老能否流行?
 
http://www.daishan.com  岱山新闻网     2019年5月30日 09:34    放大 正常 缩小 打印
 

  《14个好友租下两栋别墅,同吃同住,抱团养老》——29日一早,微信公众号“一条”这样一条推送,迅速在朋友圈中传开,引发了不少中老年人的畅想和争论。

  截至去年年末,我国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已达2.49亿,占总人口的17.9%。近年来,一些生活能自理、合得来的老人,开始尝试抱团养老,生活上彼此分担,精神上相互慰藉。但与此同时,抱团养老也面临着难复制、医疗、法律责任等多方面问题,能否流行起来,还很难说。

  尝鲜:抱团养老寻开心

  抱团养老是西方一些国家比较流行的一种养老方式,在我国却是一个新生事物,真正走入人们视野,还是最近几年的事儿。

  今年3月,62岁的刘女士在大学同学会上提出了建议,没想到在聚餐饭桌上就得到3位同学响应。

  “出国时间长了,想着还是落叶归根的好。”章女士家在北京有两套房,其中一套四合院一直出租,另外一套房在远郊。自从2015年频繁回京之后,她就一直想着能和年轻时熟悉的朋友常来常往。在饭桌上,她第一个回应:“和老同学住一起,有个伴儿,好得很!”

  另外两位同学,则自嘲50岁不到当上了“空巢老人”,子女从高中、大学阶段就出国留学,现在基本定居国外,“我们一年顶多过去住3个月,还是回北京找老同学的好。”

  于是,从4月初开始,刘女士和她的同学就开始在国内找风景好、医疗条件好的区域,一路从广西桂林看到了福建厦门、安徽黄山、山东青岛,又看回北京。抱团计划也从买房转成了长租。最近几天,她们看上了自在香山小区中一套470多平方米的别墅,月租金4万余元。4家人平摊下来,每户的租金1万多元。

  “郊区更便宜,但想着城区还是方便些,而且这里还经常能去爬爬山。”章女士说,她们已经建立了共同账户,先打了5年租金到账户中,计划收拾收拾房子秋天就入住。

  而在两年前,家在杭州的中学英语退休老师朱荣林和老伴儿王桂芬,就在当地报纸上发出“招募令”,邀请一些志同道合的老人到自家别墅抱团养老。很快,就有100多对老人响应,最后通过面试选拔出6户11位老人一起抱团。

  门槛:身体硬朗合得来很关键

  “我们抱团目的达到了。”到这个月,今年已80岁的朱荣林老人发起抱团养老已整整两年,他开心地告诉记者,一两个老人在家太孤独,现在12位老人住在一起,每天都是热热闹闹的,“吃得丰富,玩得开心。”

  如果老两口吃饭,可能就一两个菜马马虎虎凑合一下,现在他们每天中午一大桌七八个菜,鸡鸭鱼肉都有,十来个人吃都感觉很香甜。饭后一起散散步、打打麻将,有时一起旅旅游、赏赏花,生活得有滋有味。

  前来抱团的老人多是当地工厂的退休职工。由于房子是朱荣林自家的,来抱团的老人只需承担1200元到1500元房租,加上其他伙食费、水电费等,经济上倒也不算负担。

  但身体状况方面,则是抱团养老的一个门槛。“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朱荣林说,抱团养老不是开敬老院,来这里的老人要求身体要好,按照他们的值班分工,老人要轮流买菜、洗碗,每周承担一天的家务劳动。现在老人的招募条件是60岁到75岁之间,“岁数再大行动不方便,就没法骑电动车去买菜了。”他说。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孙鹃娟认为,抱团养老主要解决一种生活方式,怎么住,跟谁在一起,最核心的元素是互助性。北京红枫盈社区服务有限公司王兵则表示,抱团养老多发生在老同学、老同事,以及“老三届”“知青支边”等有共同生活经历的老人中,这也是一个重要需求方向。“抱团养老首要解决的是老人的情感需求问题。”他解释说,养老院的环境是陌生的,在家住了一辈子,老人换了环境难免会有心理负担,远不如抱团养老舒服,大家更熟悉,有得聊、合得来。他认为,这一点对老人来说比较有吸引力。

  困境:大规模复制有难度

  有人加入,有人退出。抱团养老像一个老年驿站,也像是老年人之间的一场社交,并非纯粹意义上的养老。实际上,这两年来,朱荣林家中就有几位老人因心脏病、高血压等身体原因不再适合抱团养老而选择退出。这正是抱团养老难以回避的情况。王兵认为,这种养老模式更适合刚退休、生活能够自理的老人。

  按趋势,抱团养老会成为整个养老结构中的一部分,也会成为一种养老方式,但其中也存在法律责任问题。比如,老人入住养老院,其与入住机构的隶属关系非常清楚,磕了碰了摔了由养老院承担责任,但抱团养老出了这方面的问题谁来承担?抱团养老同时也需要探索专业服务植入的模式。

  孙鹃娟表示,抱团养老是一种新兴的养老模式,在政策上并没有规范标准,因为其零散性、个性化非常突出,也很难制定相应的规范,比如紧急服务如何获得等等。但对这种养老新形式仍应给予肯定,对其中存在的问题也要让老年人充分了解到。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 编辑:潘成汉 责任编辑:李国平
 

相关文章

 
推荐图片
清明将至 代祭追思
借阅流程再优化 网约图书更便捷
清扫小区落叶 提升人居环境
新建猪场选址开展风险评估
岛城餐饮经济逐渐复苏
加强农资监管 确保质量安全
高亭镇中心卫生院新址正式启用
整改水利隐患 确保汛期安全
长剑大道种植樱花忙
山水相映间清流润乡村
 
热点新闻
管理卓越 效益显著 五家企业捧得...
2020年全国高考延期一个月举行
2020年排污许可证开始登记申领
筑牢“三级预防”出生缺陷防线 提...
马目加压泵站改造完成 首次调试出水
绷紧“安全弦” 护航复工复产
规范指导建筑领域劳动用工管理 保...
我县出台“十条”措施 加快推进文...
栽好梧桐树 引得凤来栖
穿成这样上街真的好吗?岱山街头...
 

关于我们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11号 浙ICP备20005816号-1
电话:0580-4406519(FAX) E-mail:zjdsxww@126.com
岱山县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