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岱山支站
乡镇巡礼:
 高亭镇  衢山镇 东沙镇 岱西镇 岱东镇 长涂镇  秀山乡
 投稿邮箱:zjdsxww@126.com
 新闻热线:0580-4406519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要闻  >  舟山新闻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丨侯国平的离开和回归,是木偶戏的兴衰之变
 
http://www.daishan.com  岱山新闻网     2019年7月5日 08:54    放大 正常 缩小 打印
 

  寻找共和国同龄人

  记录舟山文化的“木偶戏”,见证时代变迁

  侯国平的离开和回归,是木偶戏的兴衰之变

  出身于“木偶戏”世家,15岁便跟着父亲侯惠义走江湖,侯国平曾离开“小戏文”30年,回归加入“侯家班”后,又相伴了20余年。

  父亲天生是演木偶戏的料

  1949年,我出生于定海紫微乡联胜村侯家,父亲侯惠义,是演木偶戏的。

  父亲学木偶戏,缘起于他的堂叔公。作为舟山木偶戏中的鼻祖人物之一,父亲对堂叔公的表演非常着迷,家人便送他去宁波学艺。父亲天生是演木偶戏的料,他嗓子清亮,能说会唱,又会编剧,不出两个月就操纵木偶登台献艺,并迅速蹿红。

  当时父亲在宁波的知名度比舟山高,很多人都是冲着侯达芳(侯惠义的艺名)来看木偶戏。他会敲各种锣、鼓,会拉二胡,会弹琵琶,木偶戏里的各种行当,他都会摆弄,还把女声唱腔模仿得惟妙惟肖。在剧院表演的时候,300多个座位,一连几天,场场爆满。

  那些年,父亲跟着剧团走南闯北,踏遍了当时300多个住人岛,每年至少要出演200场以上。后来,父亲成为省曲艺家协会会员,还担任过理事。

  跟着父亲走江湖

  我从小在木偶戏班子的“咿咿呀呀”声中长大,读书的时候正好碰上大跃进,大家高喊“共产主义来了”的口号,去公社食堂吃大锅饭。头几天十分热闹,村民们都喜气洋洋地到食堂吃饭,比过年还高兴。因为吃多少都不用给钱,谁不兴高采烈?

  但是好景不长,粮食很快吃完了,食堂里的师傅们只好烧粥,把粥挑到田间地头。我们学生中午放了学,就赶快跑到田头去吃。那时岁数小,人家十六七岁的孩子个高腿长跑得快,等我们跑到的时候,粥已经被人抢完了,我只好饿着肚子走回学校。

  粒米未进,饿得头昏眼花,下午还要打起精神听课学习,那段时间我吃了不少苦。

  后来又碰上三年自然灾害,吃不饱的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了,我盼着快点长大可以赚钱,至少每天能填饱肚子。所以小学毕业后,我就没再继续上学,从15岁开始,便跟着父亲走江湖,进入舟山地区曲艺木偶协会,学戏曲表演。

   “连本戏”吊胃口

  从唱到拉、从舞到弹,我接触到了木偶戏的角角落落。

  曾经在学校音乐课上学到的简谱“哆来咪法索拉西多”都不管用了,在曲艺协会,我从头开始学工尺谱。工尺谱是古代流传下来的一种谱法,因用工、尺等字记写唱名而得名,写起来有点像文字一样,我们舟山人习惯把“谱”字念“部”(音)。

  那时也没有调音器,用铜做的定音叉一敲,“叮”一声,这个音就算定调了。

  在舟山表演木偶戏,一定要做“连本戏”,一演起码半个月,像连续剧一样吊着观众的胃口。因为人都喜新厌旧,如果今天演的是这个剧情,明天还是一样的,演到第三天肯定没人看了。而“连本戏”有剧情的推进,放到要紧要慢处戛然而止,老百姓看到一半被吊起了好奇心,白天干活的时候也想着:“这出戏里的那两个人,晚上不知道咋样了?”一吃完晚饭就撂下饭碗,迫不及待早早跑来等候小戏文开场。

  上世纪60年代,电影在农村算是稀罕物,所以给了木偶戏很大的生存空间,我们不是挑着担子上门去问“小戏文要做吗”,人家都是上门来邀请我们,什么日子来演出一场。特别是春节,各村各大队都要提前来预订,像抢一样,我们演出也来不及。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我的学艺生涯就中断了。

  专业的就是不一样

  那个年代工人收入不错,老师傅一个月有60多元,看得我们非常羡慕。在曲艺木偶队呆了两年,我到建筑社做瓦工,从学徒开始,一路从一级工、三级工、六级工、大组长做到了施工员,这一做就是30年。

  我当上施工员后,主要做管理工作,把现场管好、做完工程记录后,就没啥事了。

  别看我们建筑队都是粗人,其实会吹拉弹唱的人也不少,有的会敲锣,有的会拉二胡。

  干完一天的活,有文艺细胞的喜欢在寝室里摆弄乐器自娱自乐,聊以消遣。大家知道我以前在曲艺队呆过,会拉二胡,也叫我拉。

  我一开始推辞:“很多年没练了,琴技都荒废了。”最后架不住他们游说,也接过二胡拉上一曲。

  音乐这东西一定要从小学,下过苦功夫以后就不容易忘掉。乐声一起,他们竖耳倾听,一曲结束,都给我竖大拇指:“没办法,专业的就是不一样,拉出来确实是你好听。”

   “侯家班”的乐师

  干到50多岁时,年龄也大了,我告别相伴30多年的建筑工地,回到老家。

  而我的妹妹侯雅飞,已经接过父亲的衣钵,成为木偶戏的传承人。

  老天给了妹妹一副靓丽的嗓音,原本可以让她在舞台上一展所长,然而1966年,舟山的布袋木偶戏被列入“破四旧”之列,她忍痛结束了“木偶戏”学习回家务农,直到20岁结婚生子,开始了另一种生活。

  1976年“文革”结束后,妹妹决定重操旧业。1977年,她受邀加入“新放”木偶剧团,并成为剧团的艺术骨干。

  在剧团解散后,妹妹自行组建“侯家班”。我回来后也加入“侯家班”,成为后台的一名乐师,我们去海岛农村演出,上演的布袋木偶戏,深受老百姓欢迎。

  把木偶戏带出了国

  有一次,我们“侯家班”在小沙毛峙演出时,过来几位日本人,她们说:“你们演得真好!”然后跟我们合影留念。

  后来才知道,这两位日本人,一位叫桥谷英子,是日本新潟大学人文部教授,教的是中国文学,业余时间从事儿童文学创作;还有一位叫濑田充子,是日本中央大学教授,教中国文学,曾留学中国。她们两位对中国的民间传统文化特别爱好。

  她俩到过中国许多地方,觉得我们的木偶戏非常传统,有古老的韵味,并把“侯家班”作为一项课题来研究,

  在桥谷英子、濑田充子的牵线搭桥下,2007年,我和妹妹等人应日本新潟大学的邀请,启程赴日本东京进行交流演出。

  我们在东京经济学院、奥运村进行了为期一周的交流表演,那次演出让我们把传统木偶戏带出了国,同时让我们也开了眼界。

  繁荣复兴需政府支持

  现在我们木偶戏在农村还是蛮受欢迎的,演出日程排得很满,每年要进行200多场民间演出。特别是春节前后的几个月,是戏班子最忙碌的日子。

  贺岁、祝寿、许愿、结婚庆典、新屋落成、小孩满月……在农村,一有喜事,老百姓都愿意请小戏文。

  为了让舟山木偶戏得到更好的传承,我们也会去“取经”,福建漳州的木偶戏在瑞士获了世界金奖,我们特意跑去学习。他们很热情,为我们表演了《白蛇传》,舞台很大,可供10多个人一起操纵,布景很美,西湖上的水会流动……

  人是会飞起来的,伞会弹开来的,我在下面看,到底有啥机关。但也不适宜照搬照抄,因为人贪新鲜,第一遍看会觉得“哇,有趣足嘞”,第二回、第三回新鲜劲一过,就不要看了。

  他们送给我妹妹两个木偶,6000元一只,衣服都穿好的,送给我们做纪念。

  舟山的木偶戏要发展传承,单靠我们这些民间艺人是不够的,还需要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我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看到小戏文的繁荣复兴。

  原标题: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丨侯国平的离开和回归,是木偶戏的兴衰之变

 
来源:舟山晚报 作者:侯国平/口述 记者 徐莺/整理  编辑:潘成汉 责任编辑:李国平
 

相关文章

 
推荐图片
警娃上街指挥 体验父母工作
我县增殖放流日本对虾近9500万尾
东海伏休季 渔船维修忙
关爱留守儿童 志愿者在行动
抢抓时机 修补海兰线
15分钟健身圈画出健康生活
守护健康 关爱家庭
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组织开展“六一”儿童节文体分享活动
戴在头上 记在心里
党员志愿服务 整治人居环境
 
热点新闻
我县召开全县领导干部会议
安装渔船生活污水处理装置 更好保...
医保异地互通 门诊直接结算 我县...
民警进校园开展防溺水安全教育活动
县红十字会走进民工子弟学校开展...
县领导开展“六一”慰问活动
世界无烟日,关于吸烟的几个谣言...
清理楼道杂物 助力创城行动
让清廉文化温润乡村“精气神”
完善市政设施维护纳污管网
 

关于我们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11号 浙ICP备20005816号-1
电话:0580-4406519(FAX) E-mail:zjdsxww@126.com
岱山县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