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岱山支站
乡镇巡礼:
 高亭镇  衢山镇 东沙镇 岱西镇 岱东镇 长涂镇  秀山乡
 投稿邮箱:zjdsxww@126.com
 新闻热线:0580-4406519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本地新闻  >  今日视角

别了,老菜场
 
http://www.daishan.com  岱山新闻网     2019年12月26日 09:46    放大 正常 缩小 打印
 

  从简陋初生、翻新成长,到如今的老旧关闭。在时代的潮流里,在城市的成长道路上,在向美好生活进发的途中,高亭农贸市场,只是众多完成使命后,黯然谢幕的建筑物中的一座。

  当便利变成不便利,当“沉疴宿疾”无法解决,当我们对环境、停车、智慧化等有了新的要求时,这样的谢幕,就成为了最体面的告别。这是城市成长过程中的一幕,成长的故事里,总是充满希冀、雀跃,也免不了感怀、唏嘘。

  有人说,想要了解一座城市,不应该是从它的景点,而是它的菜场。菜市场,是一日三餐的源头,是市井文化的聚集地。37年时光,高亭农贸市场里,菜农、商贩、街坊们留下了许许多多交织着的故事,演绎着生活百味,也真实地记录下了岱山的一面。

  今天,我们想在它“生命”的最后24小时,留下它退场前的画像,可能这并不美丽,也不激动人心,但它真实,值得记录。前方的道路光明灿烂,沿途的风景也值得留念。

  

  凌晨3时不到,寒雨冷夜。

  龚祥存从值班房狭小的床上起身,穿好衣物,戴上鸭舌毡帽,摸索着下楼,打开了照明开关。

  一下子,原本黑漆漆的菜场,灯火通明。这是老菜场,最后一次在凌晨点亮这个城区的市井生活。

  当了半辈子渔民的龚祥存,9年前上岸后,在高亭农贸市场谋了份门卫的工作。2年前,他替了夜班的活,成了菜场“守夜人”,夜夜睡在菜场。“不用闹钟,到点准时醒。”700多个凌晨的重复,让龚祥存的大脑上了发条。他紧了紧身上的旧皮衣,呵出一团白雾,穿过纵横错落的摊位,向5号门走去。

  光亮穿过5号门的铁丝网帘,照亮了门外一小块地方,几个已经等候了一小会儿的肉摊摊贩,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向里瞅去,装着冷气猪的两辆运输车正开灯静候。“老龚,电视台来拍你了。”看到龚祥存,摊主们熟稔地和他打趣起来。管理员、摊贩、老主顾……这个年岁悠久、老旧不堪的菜场,成为了属于他们的烟火气息浓郁的社交场所。

  摁下网格门电动开关,用一根小竹竿触碰一下卷帘门边缘,自动结合手动下,卷帘门缓缓升起。看着手里这根简陋的竹棍,龚祥存说,“新菜场设备好,明天这根棍子就要和老菜场一起下岗了,等过了70周岁,我也要离岗了。”

  网格门开启,等候的肉摊摊贩拖着白条猪,迫不及待地进入,平板车的轮子,在不平的地面颠簸作响,打破了寂静的黑夜。

  凌晨3时15分,龚祥存移动到朝南的4号门,将之前的动作再重复一遍。一些肉类摊贩们已经开始切割、分类肉块,磨刀声、剁骨声响起,他们是最早到菜场的摊贩。

  凌晨3时25分,卖虾的摊贩进来了,他们开始根据大小挑拣虾。

  凌晨3时30分,做蔬菜生意的孔方玉开始削莴笋,剥大叶蔬菜,为5时前来拿货的厨师做准备。

  凌晨4时50分,场内大门全开。2号门外,冒雨蹲着的几位商贩,在等待大买主的光顾。进入场内的摊贩顾不得脱掉雨披,便投入到用小推车拉货的行动中。

  

  上午7时,黄开平的摊位上,上门的顾客开始多了起来。妻子忙着招呼客人,他在一旁打着下手。拷门的蛏子、长涂的花蛤、宁波的淡菜,“老行家”黄开平一搭眼就能看出各种贝类的“籍贯”。

  1988年,高亭农贸市场被评为省“五好市场”。这一年,菜场西侧的一排摊位上,多了一对夫妻。“我是岱西人,以前在老家滩涂上捡螺,后来在菜场找了个摊位干了起来,这一算有31年了。”黄开平细算着他开始摆摊的年月,一边向妻子求证着。

  12岁没了父亲,22岁没了母亲,黄开平早早明白生活的不易。想要富,手要勤,他暗暗咬牙,靠双手养家致富。说起摆摊的缘由,他告诉记者,一是想着富起来,也是为了搬到高亭,让一双女儿能得到更好的教育。

  黄开平的大小女儿相差3岁,农村娃来城里念书,还得转蓝印户口。为了让孩子们受到更好的教育,夫妻俩一狠心,决定出钱转户口。“1万2千的转户口费,我至今都记得。”黄开平坦然,要不是妻子的支持和帮衬,大小女儿的懂事乖巧,这一行,他也做不长。

  1999年,黄开平一家离开了居住4年的闸口某出租屋,搬进了新居银舟公寓,也是这一年,高亭农贸市场内的摊贩们听到了场内将翻修的消息。

  贝类生意越做越好,孩子读书争气,黄开平一家有奔头了。现在两个女儿在宁波生活工作,日子过得也是红火。高亭农贸市场见证了他一家致富奔小康之路。这双粗糙的手,依然没有停下对蛏子、蛤蜊等贝类的分拣。“说不出的滋味,菜场也和人一样,有时限。到了一定年数,该退还是要退。”黄开平眼中有光,他继而说道:“过了今天,又是崭新的开始,我们还是会出现在新的市场。”

  

  8时,在高亭农贸市场北侧的温州烤禽总汇,孔祥溪一家已经接待了好几波顾客。孔祥溪来自温州瑞安,和亲戚一起经营做熟食生意。“25年前,我爸爸妈妈先来岱山创业,后来,姑姑等亲戚也都过来了。现在我们一大家族有10口人,生活在岱山。”

  孔祥溪有两个孩子,大的19岁,在读高中,小的9岁,在念小学。他的两个孩子,都在岱山出生成长,对老家瑞安反而没有多大记忆。

  25年前,孔祥溪的父母,从温州瑞安来到岱山,在高亭农贸市场摆起温州熟食铺谋生,也在此安了家。

  如今,孔祥溪和妻子接过了父母的手艺和铺子,他负责制作熟食,妻子则是“店面担当”。“我两个孩子都在岱山出生长大,大的19岁,小的9岁。”靠着菜场里铺子,孔祥溪一家在岱山新区买了房,开枝散叶,扎根海岛。

  妻子陈燕芬一边切着熟食,一边用地道的岱山话,和老主顾攀谈着。“很多熟悉的顾客记住了我们的脸,更记住了我们熟食的味道。”“做熟食,最重要的是干净。其次,要花心思,钻研居民爱吃的口味。”听到妻子的话,孔祥溪补充道。扎稳脚跟的温州一家人,开始往满足居民更多口味路上发展。

  同样是25年,高亭居民张汝清风雨无阻,每天至少来一趟高亭农贸市场。45周岁从单位转制下岗后,她成为了家庭专职主妇,家里头的活儿,一肩挑起。“儿子一家要来吃饭,我得准备齐全。”在她看来,虽然老菜场设施已跟不上时代节奏,但地理位置集中,离家近,买菜便利。“以后,买菜来回要多走30分钟路,就当锻炼。新菜场环境好,买菜的心情也好。”张汝清说。

  说起菜场的环境,穿着蓝雨靴,拿着笔不停在小本本上勾勾画画的老人任夏儿更有体会。3年前,她开始给鱼山的一家餐饮店配菜。每天她都会来这里配菜,通过轮渡送到鱼山。“每次来菜场,我都不敢穿新鞋、布鞋,地面湿漉漉,怕弄脏了鞋。”任夏儿向往干爽整洁的地面,想着换了环境以后,更能一门心思买菜了。

  四

  10时,从事蔬菜生意的毕小毛,终于在忙过一阵以后,打算歇一口气。他让妻子徐明彩去附近早饭店买点吃食。从4时30分出现在摊位前到现在,他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吃口热乎的。

  一个城市里,最具生活气息、最接地气的地方就是农贸市场。农贸市场是一面反映城市发展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的镜子。今年58岁的毕小毛,从17岁开始和蔬菜打交道,农贸市场就成了他待得最多的地方。

  他欣喜地讲述起这些年,老百姓的菜篮子是如何越拎越轻,蔬菜品种又是怎么丰富起来,菜市场管理是何时开始规范。

  毕小毛的父亲原也是蔬菜公司职工。17岁时,毕小毛顶替了父亲,开始做销售。后来,蔬菜公司改制了,毕小毛这批人下了岗。考虑到实际情况,公司原来的摊位以每月150元租给了这波下岗的人。“我享受了10年优惠政策,后来的摊位是经过招标取得的。”从为单位销售,到下岗后自己干,依然是同样的售卖摊位,却是不同心境。毕小毛坦言:“为单位售卖,到点下班,稳当且没压力;为自己干活,就不一样,要更勤快才能养活一家老小。”

  在毕小毛下岗后的第二年,妻子徐明彩也下岗了。徐明彩去其他厂里打工,没两年,还是决定以照看孩子和家庭为主,剩下精力给毕小毛搭把手。

  毕小毛的货源多来自宁波,以前,交通不便时,他要早早去码头等候轮渡靠岸,再用三轮车拉回。“条件逐渐改善后,身体稍微松快些。”

  11时,高亭农贸市场内勤工作人员王英在办公室里,做搬迁前最后的扫尾工作。王英在这个菜场工作整整15年了,负责场内摊位招标以及菜价报送等内容。

  她清楚地记得,目前市场里有摊位500多个,但摊主只有400余人。“2010年以前,我们场内工作人员在走动,从2号门望过去,根本找不到影儿,全吞没在人海里。随着超市生鲜冷冻、菜篮子工程平价店的出现,带走了一部分人流量,加上有些摊主年纪渐大,放弃营生,人流量确实少了一些。”在王英看来,这和消费者购买渠道多元化有关。

  据岱山县志记载,高亭农贸市场位于高亭镇菜市路。建于1982年6月,后经多次扩展改造,占地面积6256平方米,建筑面积4588平方米,为县内最大的农副产品交易市场。随着城区扩大和居民增多,原市场的规模设施已不相适应,2000年末筹集资金730万元,进行了拆迁改造。

  几次翻新,源于居民对这块场地的热爱,它曾一度成为居民每日必打卡点,还吸引过不少外地游客前来购买海鲜特产干货。虽然过去一段时间,高亭农贸市场为居民生活提供了便利,但逐渐与城市发展和环境愈发不匹配,慢慢走向落寞,直至谢幕。

  五

  下午2时。雨停了。在2号门进出口旁的一家粮油店,围着好几个居民。“我94岁的老妈妈,晚上想吃面条。”张汝清买了两块钱的面条,“这家面条韧性好,老人家钟爱这个味道。”张汝清说,这家小小的粮油店,开的年头和菜场一样。

  粮油店店主叫沈瑞生。年轻时,曾当过兵,5年服役期满,进入了原岱山县粮食局高亭粮食所,一直从事粮油销售,后单位转制,他下岗自己经营。“印象中的集市,上世纪50年代在老百货公司后面,鱼肉水产果蔬都有,但规模很小。上世纪60年代集市阵地转移,至上世纪70年代,搬迁至安澜路街道两旁。那时候,碰上像今天一样的下雨天,摊贩和顾客都要遭殃,露天没棚嘛。”据沈瑞生回忆,至上世纪80年代,高亭农贸市场才在菜市路落成,居民们都很欣喜。

  忆往昔,如翻阅一本经典著作,越聊越有味。沈瑞生和农贸市场的记忆,藏在每日的粮米油买卖中,更融合在一件富有年头的面条机里。说起面条机,沈瑞生想起了师傅。东沙面条,和他的面条,同源同宗。“靠着制作面条的手艺,结识了许多老顾客。”沈瑞生说,他和老伴不搬迁了,既然扎根在这里,就一直在这里,况且年纪也大了,能做多少年也不知道了。但他坚定地说,只要顾客有需要,他们肯定会继续经营。“老头子用料都很足,差的粉从来不用。他老说,经营这家店,更多的是一份牵挂和情怀。”面对市场上各种花色面条,妻子方民雅感叹,他们的店也将和菜场一样走向没落,但记忆是美好而独特的。当味蕾再次品尝到熟悉的面条时,居民们的脸上肯定有不一样的柔软和反应,这就是时光的力量。“明日起,这条通往菜场2号门的内街就冷清了。整个安澜路也不复往昔。”方民雅的眼中似乎有很多情绪,化作嘴边也是一句:“坚守最后的时光。”

  不断有摊贩将货物进行打包运到新菜场。下午,摊贩们已无心工作。

  晚上7时,龚祥存拉下了最后一道门,今天晚上9时,他不用拿着手电筒在菜场巡逻。灯灭了,老菜场隐入漆黑的夜色,明天唤醒这片城区市井生活的灯,将在更加现代化的新菜场亮起。

  别了,老菜场。

  别了,三十七年光阴故事。

 
来源:岱山县融媒体中心 作者:记者 金柯妤 叶佳磊 文/摄 初审编辑:徐立 责任编辑:陆双燕
 

相关文章

 
推荐图片
警娃上街指挥 体验父母工作
我县增殖放流日本对虾近9500万尾
东海伏休季 渔船维修忙
关爱留守儿童 志愿者在行动
抢抓时机 修补海兰线
15分钟健身圈画出健康生活
守护健康 关爱家庭
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组织开展“六一”儿童节文体分享活动
戴在头上 记在心里
党员志愿服务 整治人居环境
 
热点新闻
我县召开全县领导干部会议
安装渔船生活污水处理装置 更好保...
医保异地互通 门诊直接结算 我县...
民警进校园开展防溺水安全教育活动
县红十字会走进民工子弟学校开展...
县领导开展“六一”慰问活动
世界无烟日,关于吸烟的几个谣言...
清理楼道杂物 助力创城行动
让清廉文化温润乡村“精气神”
完善市政设施维护纳污管网
 

关于我们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11号 浙ICP备20005816号-1
电话:0580-4406519(FAX) E-mail:zjdsxww@126.com
岱山县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30号